新闻中心

    更多 

    公司新闻

    行业新闻

     联系我们

    更多 

    公司名称:惠州市革普丝科技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惠州市仲恺高新区惠风东二路16号

    工厂地址:惠州市惠阳区镇隆镇联溪村华辉工业园

    运营中心地址:东莞厚街镇厚沙路兴达大厦景豪酒店12楼1—5号

    Tel:0752-3956929

    Fax:0752-3956929

    技术咨询:李先生 138 2547 6689

    招商咨询:冯先生 138 2922 5335

    邮箱:gepusi828@163.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国内光伏进寒冬 欧洲太阳能市场“归来”

    发布时间:2018-9-3 8:55:00    点击:


    [ 导读 ]:近年来,欧盟取消双反关税及MIP贸易壁垒的倾向已经愈发明显,这次拒绝复审也在意料之中。考虑到欧盟双反、MIP到期取消将刺激下游欧洲光伏市场,第三方市场研究机构IHS Markit预计今年欧洲光伏市场将迎来两位数增长,全年新增光伏装机约11GW。
           多方消息确认,8月23日,欧盟委员会拒绝了欧洲光伏制造商联盟(EU ProSun)日落复审申请。这意味着自2013年12月6日起,欧盟对中国光伏组件、电池的反倾销、反补贴惩罚性关税及配套中欧最低价格承诺协议(MIP)将大概率宣告终结,欧洲太阳能市场重回自由贸易。
     
          2017年3月3日,欧盟委员会对原产于或托运自中国的光伏组件、电池作出第二次双反日落复审终裁,将对华涉案产品双反措施再延长实施18个月,到今年9月3日期满,欧洲光伏制造商联盟根据程序再次申请日落复审,与之前两次不同的是,这次欧盟委员会拒绝了复审的申请。
     
          欧盟委员会拒绝了日落复审,基本可以确定欧洲光伏双反关税及MIP等贸易壁垒将到期结束,但最终确认仍需以欧盟公告为准,预计欧盟将于9月3日到期日之前发布公告。
     
          近年来,欧盟取消双反关税及MIP贸易壁垒的倾向已经愈发明显,这次拒绝复审也在意料之中。考虑到欧盟双反、MIP到期取消将刺激下游欧洲光伏市场,第三方市场研究机构IHS Markit预计今年欧洲光伏市场将迎来两位数增长,全年新增光伏装机约11GW。
     
          “双反”产业基础大大弱化
     
          欧盟取消双反及MIP无疑是正确的选择,回顾欧盟对中国光伏组件、电池发起双反历程,欧洲光伏产业形势大变,欧盟双反关税维护的产业基础已大大弱化。
     
          欧盟对中国光伏组件、电池发起双反可追溯至2012年。该年,以SolarWorld为首,成立欧洲光伏制造商联盟,向欧盟委员会申诉,指控中国光伏制造商存在倾销行为,且得到中国政府补贴。
     
          欧盟委员会随后展开调查,并在2013年12月5日作出反倾销终裁,平均税率在47.6%;同时,中欧达成最低价格承诺协议(MIP),限定中国光伏产品价格并控制总量。之后经历两次到期日落审查,将到期日延长至今年9月3日。
     
          欧盟对中国光伏电池、组件进行双反,目的是保护本地光伏制造业。欧洲光伏制造业也曾有过高光时刻。与欧洲光伏市场增长同步,欧洲也发展起了自己的光伏制造业,并在早期保持领先地位。
     
          2008年欧洲企业占全球光伏电池产量的27%,远高于日本的16%和美国的14%;欧洲制造光伏组件2008年在全球所占份额达到25%。德国太阳能光伏企业Q-Cells曾是全球最大的太阳能电池企业。
     
          很快,中国光伏制造业迅速崛起并取代了欧洲的地位。2005年-2011年,与欧洲光伏市场崛起同步,中国光伏制造业迎来黄金发展期,中国光伏电池、组件产能迅速攀升。2005年,中国太阳能电池组件产量只有200MW左右,占全球1.8GW产量的11%,仅为日本当年产量的1/4左右,排名在日本、欧洲之后。到2011年,中国组件产能已达21GW,占全球35GW产能的60%。
     
          同期,欧洲的光伏制造企业陷入经营困境。2012年,德国光伏龙头企业Q-Cells正式破产,这是欧洲光伏制造业衰落的标志性事件。Q-CELLS之后,欧洲多家大型光伏制造商,如Solon、Sovello、Conergy等也陆续宣告破产。
     
          在这一背景下,中国低成本的光伏制造业成了欧洲光伏制造企业眼中的困境之源,SolarWorld几乎是欧洲最后硕果仅存的大型光伏制造商,同时在美国、欧洲申请对中国光伏制造业进行双反调查。
     
          2012年也是世界光伏产业的寒冬。作为世界光伏业的动力引擎,欧洲光伏市场因金融危机,对光伏扶持力度降低,新增装机市场逐年降低。
     
          2011年,欧洲光伏市场到达巅峰,新增光伏装机创纪录达到19.2GW,占全球新增装机75%。2012年起,欧洲光伏市场连年下滑,2012年新增装机降至12GW,占全球新增装机市场42%左右。2014年,欧洲光伏市场降至最低谷,年新增装机仅为7GW,占全球新增装机市场仅17.5%。
     
          与欧洲光伏市场衰落相对,是中国光伏市场崛起。2009年由财政部主导的金太阳工程开始刺激中国下游光伏电站增长。2011年发改委确立了光伏上网的标杆电价,具有标志性意义。次年,国家能源局开始制定太阳能发电的五年规划,中国光伏市场进入快速增长期。
     
          2011年,中国光伏市场启动不久,新增光伏装机2.2GW,排名世界第三,占全球新增装机仅7%;到2013年,中国光伏新增装机11.3GW,跃居世界第一,占全球新增总量30.5%。之后连续5年,中国光伏新增装机占世界第一。
     
          中国光伏市场的飞速发展,帮助曾“两头在外”的中国光伏制造业站稳了脚跟,并发展成为中国最具统治力的制造行业。2017年,中国新增装机市场53GW,占全球新增市场51.8%。中国光伏制造业除供给国内市场外,还行销全球。2017年,中国仅光伏组件出口就达37.9GW。
     
          欧洲的光伏制造业却进一步衰落。SolarWorld2017年已经宣告破产。市场分析机构EnergyTrend估计,欧洲目前仅有约1GW组件产能及些许些许电池片产能,还有少量高效HJT电池产能,绝大多数光伏产品依靠进口。
     
          同期,欧洲光伏产业链上下游的力量天平正发生变化。欧洲光伏制造业持续衰落,下游装机市场却处在复苏过程中。2017年,由于土耳其市场的崛起,欧洲光伏新增装机8.61GW,同比增长28%,预计今年也将实现两位数增长。
     
          从2013年开始,代表欧洲光伏产业链中下游利益的欧洲平价太阳能联盟就一直在抗议双反关税,要求放开欧洲光伏市场。其逻辑很简单,双反政策保护下的高价欧洲组件损害下游安装商的利益,并抑制了市场需求。
     
          随下游市场的回升、制造业的没落,产业链的博弈力量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欧盟双反税率维护的欧洲光伏制造业的基础已经大大弱化,对欧盟来说,从双反中获得的利益已经远远小于损失,这使得取消双反等贸易壁垒,成为一项理性选择。
     
          “MIP”实际已形同虚设
     
          中国光伏制造业布局的海外产能,击穿了欧盟设置的贸易保护壁垒,欧盟的双反税率及“MIP”实际已经形同虚设。
     
          中国光伏企业最早布局海外产能的是无锡尚德。早在2010年,无锡尚德就在美国亚利桑那州投产了一个50MW的小型组件工厂,后于2013年关闭。在这之后,阿特斯在北美也投产了一个200MW的组件工厂,为阿特斯在北美的电站项目提供组件。
     
          2013年底,欧盟委员会仲裁对原产于中国或托运自中国的光伏组件、电池强制执行双反关税,通过海外产能规避欧盟贸易壁垒成为可行的选择。
     
          中电光伏是行动最迅速的中国光伏企业。2013年5月,中电光伏在土耳其上马了一条120MW的光伏组件生产线,之后发展为400MW的组件产能和200MW的电池产能,规划产能的99%用于出口。
     
          2014年中国光伏制造业在国内市场的支撑下已经站稳了脚跟,一线大厂多数已实现满产,经营状况好转,为应对海外贸易壁垒,“走出去”成为行业共识。
     
          2015年中国光伏企业布局海外产能成为焦点,其中标志性事件,是晶科能源、晶澳太阳能海外工厂的投产。10月,晶澳在槟城400MW电池产能投产。
     
          据赛迪智库统计,截至2016年,中国光伏制造企业在海外已投产电池产能达6.5GW,组件产能6.3GW。目前海外电池、组件产能均已超过10GW。
     
          随中国光伏制造企业海外布局完成,中国光伏制造企业倾向于绕开“MIP”,通过海外产能出口欧洲,可以通过更低价格获得更多市场。
     
          从2015年起,中国光伏企业退出“MIP”成为潮流,退出趋势呈螺旋上升态势,由于海外工厂可以实现更低出口价格,留在“MIP”的企业只能在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到2016年底,几乎所有主要的中国光伏制造企业均已退出“MIP”。
     
          今年上半年,从中国本土生产基地出口到欧洲的光伏组件为1.56GW,出口额6.1亿美元。但实际中国光伏企业在欧洲市场的份额远超于此,由于中国光伏电池、组件产能占全球8成以上,行业内普遍认为,中国光伏企业在欧洲市场占有率也在80%以上,其中大多数通过海外产能实现。
     
          实际上,欧盟到今年9月3日取消双反及“MIP”更像是承认既定现实。考虑到“MIP”早已意义不大,欧盟在2017年的日落复审中,就该取消双反及“MIP”了。
     
          更开放的欧洲
     
          中国光伏企业的海外布局很大程度上抵消了欧盟贸易壁垒对中国光伏产品出口的限制作用,但更开放的欧洲对中国的光伏制造业仍有积极作用。
     
          特别是,中国“531”新政发布后,今年下半年国内的装机市场同比大降。中国光伏产业协会预计,今年下半年国内新增装机约为11GW,而去年下半年新增装机29GW。
     
          中国仍在高速扩张的光伏制造业面临产能过剩的局面,欧洲市场的利好消息提振了产业信心,也扩大了下游的市场空间。IHS Markit预计,今年欧洲市场将复苏,预计今年新增装机降达11GW。
     
          欧洲太阳能市场恢复自由贸易,对中国本土光伏产能将实现利好。业内普遍认为,过去“MIP”限制了中国本土产能的竞争力,随自由贸易实现,中国本土光伏产能出口欧洲规模将增长。
     
          欧洲对中国推行“双反”及“MIP”以来,受制于进入“MIP”成本,及布局海外产能门槛,中国中小光伏制造商纷纷退出欧洲市场。“531”新政以来,这些中小光伏制造商在国内受到一线厂商的挤压,面临生存困境,欧洲市场取消贸易壁垒,为这些中小光伏企业另辟了市场空间。
     
          欧洲太阳能市场拆除贸易壁垒,也将很快平抑欧洲市场上电池、组件的相对高价。
     
          今年上半年,在中国光伏组件出口的全球各区域市场中,出口欧洲的组件价格为第二高,仅次于同样对中国光伏产品进行双反的北美,中国出口欧洲的光伏组件平均价格为0.39美元/瓦,与出口价最低的印度、非洲的0.33美元/瓦相比,差距悬殊。
     
          “531”新政以来,受制于下游市场倒逼压力,光伏产业链正在加速降价。新政发布后,彭博新能源财经将今年光伏组件价格下跌幅度从27%调整到34%,预计到今年年底,全球光伏组件价格将跌至1.62元/瓦(2.44美分/瓦),中国光伏制造业这一轮降价趋势,也将惠及欧洲的下游光伏市场。
     
          如彭博新能源财经预测成真,这一价格已经很接近光伏平价上网的组件价格。业内普遍预计2019年光伏业将实现平价上网。届时,中欧都将享受中国光伏制造业划时代的成本降低,并藉平价上网,开启新一轮下游市场增长。
     

    关键词: 光伏 欧洲 太阳能市场

    此文章在中国节能网转载                              惠州革普丝科技节能公司料斗节能发热器、炮筒节能加热圈

    ·上一篇:能源新业态不断涌现 电力规划变革.. ·下一篇:美国的清洁能源占比已近 4 成,但..
    关闭本页】【返回页顶

    首页 | 人才招聘 | 关于我们 | 公司概况

    惠州市革普丝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信息
       Tel:0752-3956 929
       Fax:0752-3956 929

     技术咨询:李先生 138 2547 6689

      招商咨询:冯先生 138 2922 5335

    工信部备案:粤ICP备11058528号-1



    王小姐